您现在的位置:环球汽车网 > > 新闻 > 正文

解锁保时捷博物馆“隐藏菜单”之终极隐藏菜单

2019年07月10日 18:47:07    来源:    类型:转载    编辑:环球汽车网    评论:0

在祖文豪森的保时捷博物馆中,深藏着两处近在眼前却不为人所知的秘密地点。接下来,我们会对其逐一进行解锁。

充满玄机的档案馆

站在博物馆大堂,向维修车间上方望去,会看到二楼的落地窗后有一排排的书架,上面放满了红色的文件夹,不时还有人在书架间穿梭走动。如果你对此好奇过,那么恭喜你,你发现了保时捷博物馆的档案馆。确切说,这只是档案馆的一部分。

保时捷档案馆是保时捷博物馆保存公司所有历史档案的地方。公众能看到的二楼部分是开放给媒体和公司员工查询资料的阅览室。有明确写作目的的访客也可以在预约成功后进入这间阅览室,去翻阅所有书架上的书籍与杂志。这里能找到从创刊号到现在的所有《Christophorus》杂志,包括中文在内的所有发行语言都有收录。此外,还有70年来几乎所有的保时捷相关书籍。

但这些还不是全部。在保时捷历史档案馆负责人法兰克·勇(Frank Jung)的引导下,我们来到了即使是预约访客也不能随意进入的档案库后台。相比接下来看到的内容,二楼部分就真的只能算是阅览室了。在这些恒温恒湿的房间内,保存着从19世纪末到现今的几乎所有工程图纸和文献。例如这张异常珍贵的,在1900年刊登的Lohner Porsche的宣传广告。

这里也存留着费迪南德·保时捷(Ferdinand Porsche)在成立设计工作室之后画的所有图纸的记录,在里面可以很轻易地找到保时捷以数字为产品命名的渊源:如第七个图纸是首款成型的汽车设计Type 7,第六十个设计就是Type 60,而它正是大名鼎鼎的“国民车”大众甲壳虫,Type 64则是一年后基于甲壳虫的一款跑车设计……直到第三百五十六个设计,成为第一款保时捷跑车356。

经过的每一个货架上都堆满了让人想要一探究竟的物料,尤其是这些成卷的影像胶片。

身担重任的模型

这里还有大量大比例的跑车和赛车模型,它们可不是“原厂车模”那么简单。这些模型是用来辅助外观设计,或是为在魏斯阿赫(Weissach)的风洞中测试车辆的空气动力学而制作的。在早期没有电脑辅助设计的时代,制作比例模型是设计一款性能优异的跑车或赛车的重要步骤。

在众多的模型中,法兰克给我们指出了一款蓝色911 Targa的模型,同时还伴有一张照片。照片中间的是“布兹”·保时捷(“Butzi”·Porsche),左右两边是他的表兄弟费迪南德·皮耶希(Ferdinand Piëch)和汉斯-迈克尔·皮耶希(Hans-Michel Piëch)。

法兰克说这正是50多年前“布兹”在设计首款911 Targa时制作的比例模型,他们在前段时间刚刚找到它。

珍贵的原版海报

在另一间房间里,收藏着大量原版海报。眼前这张1971年勒芒冠军917 K的海报,上面还有两位车手Helmut Marko和Gijs van Lennep的亲笔签名。这是在他们造访保时捷博物馆时,请他们签下的。博物馆的商店里有这些海报的复制版出售,但尺寸会不一样,以防有人拿去谎称是原版。

第一个保时捷盾徽

法兰克还从柜子深处取出一个轻薄的文件夹,里面正是第一个保时捷盾徽的原稿。1951年,费利·保时捷(Ferry Porsche)到美国会见了马克斯·霍夫曼(Max Hoffman),后者告诉费利他的品牌应该有个Logo,并且要跟斯图加特有关。斯图加特(Stuttgart)是Stutengarten的缩写,在德语中Stuten是母马的意思,而garten则是养殖场。所以斯图加特市徽是黄色盾徽中间一匹黑色骏马。然后他们又把巴符州的盾徽加了进去。Franz Xaver Reimspiess受命在1952年画出了第一个彩色保时捷盾徽,这就是当时的原件。顺带一提,大众的Logo也是出自Franz之手。

谜一样的保时捷仓库

在看完档案馆的压轴展品之后,我们前往5分钟车程外的一个不起眼的建筑。这座建筑看上去像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库房,并且没有任何保时捷标记,除了偶尔有工作人员将现款保时捷车辆停放在内,你不会觉得它跟保时捷有任何关系。但当我们推门进入建筑内部后,才发现有数不尽的保时捷经典车和赛车尽现眼前!这里便是保时捷博物馆的秘密仓库,收纳了除博物馆展出和全球活动以外的所有保时捷博物馆收藏,几百台车真的是一整天都不够看。当然略为遗憾的是这里管理十分严格,不轻易对外开放,只有极少数的机会能够进到这里。

负责管理这些车辆的保时捷博物馆车辆经理